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如果你到了20歲 ,還沒到25歲。——李開復 這篇文章是一把刀。看得人心疼,看得人心痛。 如果你已經過了20歲但還不到25歲的話,你必須找到除了愛情之外,能夠使你用雙腳堅強站在大地上的東西。你要找到謀生的方式。現在考慮不晚了。 我從來不以為學歷有什麼重要,天才都不是科班,但,不是科班,連龍套都跑不了。 你必須把那些浮如飄絮的思緒,漸漸轉化為清晰的思路和簡單的文字。華麗和漂浮都不易長久。你要知道,給予文字閱讀快感不夠的,內容,思想,境界,靈魂,精神和智慧,這些才重要。不要多看那些和你一個路數的女作家的文字。不要瑣碎,無病呻吟。不要想到什麼就寫。不要流連於小感傷和小感動。 我要你相信溫暖,美好,信任,尊嚴,堅強這些老掉牙的字眼。 我不要你頹廢,空虛,迷茫,糟踐自己,傷害別人。我不要你把自己處理得一團糟。節制自己的感情並且珍惜它,明白這種感情不是任何人都能要。 體驗生活,是另外一回事,並不意味著墮落和放縱。千萬不要認同那些偽裝的酷和另類。他們是無事可做的人找出來放任自己無事可做的借口,真正的酷是在內心。你要有強大的內心。 要有任憑時間流逝,不會磨折和屈服的信念。不是因為在學校的象牙塔中,才說出我愛世界這樣的話,是知道外面的黑,髒,醜陋之後,還要說出這樣的話。 好好去愛,去生活。青春如此短暫,不要歎老。偶爾可以停下來休息,但是別蹲下來張望。走了一條路的時候,記得別回頭看。時不時問問自己,自己在幹嘛? 傷心和委屈的時候,要嚎啕大哭。哭完洗完臉,拍拍自己的臉,擠出一個微笑給自己看。不要揉,否則第二天早上會眼睛腫。 給自己一個遠大的前程和目標。記得常常仰望天空。記住仰望天空的時候也看看腳下。 任何時候,任何人問你,有過多少次戀愛,答案是兩次。一次是他愛我,我不愛他。一次是我愛他,他不愛我。好的愛情永遠在下一次。別給同一個人兩次傷害你的機會。 不要與浪子,文藝青年交往,別和沒心沒肺的人在一起,別和沒有正當職業混日子的人在一起。 別把犯賤當真愛。一個人作踐自己來取悅你的時候,千萬不要因此感動。一個男人的煙頭燙在他身上,下一個就可能燙在你身上。同樣的,當這個女人的刀片割斷她的手腕,下次就可能割斷你的。 千萬別相信一個不準備將你介紹給他的朋友圈子的男人。一個女人只肯喊你“寶貝”的時候,堅持要她喊你的名字,因為你是男人。一個男人或者女人不再來找你的時候,就不要再去找他或者她。不要相信在戀愛上用手段的人。分手時不要口出惡言。吸取教訓,但不要後悔。後悔沒有用。 別去做撕照片,燒信,撕日記這樣一類三流愛情電視劇中才有人幹的事。相信愛情。相信好男人和好女人還存在,還未婚,還在茫茫人海中尋覓你。別說“男人(或者女人)沒一個好東西”,這樣使別人誤以為你閱人無數。 愛物質,適當地。永遠知道精神更重要。比起那些名表,名牌,時裝,更加美麗的是勤奮而有朝氣的你自己。如果你20歲以後所花的每一分錢還都是伸手向父母親人要來的,那你的滿身名牌就只能襯托出你的無恥。別以為穿上名牌你就有品位,要知道如果沒有真正的內涵,騾子配上金鞍也不會變成駿馬。你還年輕,先不說開始你的事業,開創你的未來,但你已經成年,至少也要讓自己不再成為父母的負擔,讓父母看到20年辛苦養育的希望。 無所事事只會把你變成一個廢物,一個被所有其他人鄙夷的廢物,因為這樣的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寄生蟲。別以為弄個怪異的髮型,穿上不男不女的衣服,噴上刺鼻的香水,別人就會注重你,要明白那樣招來的眼光就是別人在看一隻與眾不同的猴子。許多有教養的人對另類的你的反感並不寫在臉上,但這種反感確鑿無疑肯定會給你帶來極其不利的後果。 別瞧不起勞動人民。不要為勞動羞恥。土地不髒,汗味不難聞。請尊重那些似乎生活狀況不如你,但仍然用自己的雙手誠實勞動養家餬口的人,因為這樣才是尊重自己。永遠體恤那些生活在底層的人們,因為我們的親人就是在這些人群中。我們不嬌貴。我們必須能夠自己養活自己,這是你的尊嚴所在。 不要小看一分錢。不妨自己去掙掙看。做人有時要強悍一點,被欺負的時候,一定要討回來!但是不要記恨。 小人之見,隨他們去好了。有原則的寬容和憐憫,會使你高貴。 有小心機的女生是可愛的,但別把這種心計用在勾心鬥角上,那樣會很累。 做人不要太高調,高調容易招惹是非。但也不能太低調,該強悍時則強悍,但切不可咄咄逼人。 被朋友傷害了的時候,別懷疑友情,但提防背叛你的人。原諒,但並不遺忘。做人存幾分天真童心,對朋友保持一些俠義之情。要快樂,要開朗,要堅韌,要溫暖。這和性格無關。但你要忠誠,勤奮,要真誠的尊重別人,這樣你的人生才不會黑暗。 寬待自己,也寬待別人。當你不會因為小小的不如意小小的事而生氣或難過的時候,你會輕鬆很多。 要原諒這個世界和自己。 要告訴自己,我值得擁有最好的一切。 文章來源:風水科學院的部落格 |幸福從快樂開始 | 天使愛美好 |Behind the News | 美 · 薇亭 婚禮顧問 |張繼合的BLOG | 曲黎敏官方部落格 |健康女郎的部落格 | 廖南 |兆億十堰環保科技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高中時我倆是一個班的,可同學三年基本沒打過交道,只打過招呼,並且由於我那時處於“不聞雞犬吠,只顧忙讀書”的生活狀態,以至於起初一個時期內都沒有注意到她作為一個女孩的存在,只知道入學時班裡第一名是一個叫薛?的女生。 因為薛?是第一名,我是第二十一名,所以她不認識我而我認識她。當時對她的主要印象就是學習成績很好,語文課代表,作文動輒被老師當範文在課堂上念,紮著兩個羊角辨,說話聲音很小很甜,一發言臉就紅,是各科老師踴躍提問的對象。在今天看來這些無不昭示著她是個優秀而內斂的女孩,加上白皙的皮膚,至少也可以算是美麗可愛---可惜觀者無心,當時她在我眼裡只不過是個競爭對手罷了。 不過她後來給我的印象還是頗好的。下課是常看到她和同班的三兩個女生湊在一起,在樓道上,操場裡閒逛,迎面碰上了便朝我靦腆地笑一笑,依著其他男生對我的暱稱---他們都叫我名字的後兩個字----親切地道一聲“笑天”,於是我從未被女生這樣稱呼過,既驚喜又不好意思地咧著嘴傻笑一陣算是回禮,同時也把心中對和個女孩的那一點不服氣拋到了九宵雲外。 我們一直維持著這樣簡單的同學關係,甚至連一般的朋友都不是--沒聊過天,沒多少機會交往,不知道她的生日,電話,也從沒想打聽過--可是她卻給我一種不同於其他女孩的親切感。 以前聽說女孩到了高中大都後勁不足,我常常一邊暗喜一邊疑心這是師兄們編出來供差生們自我安慰用的。可後來的現實說明前輩的可畏…… 到了高三時她已經不常出現在班裡的前十名了,我卻奇跡般地坐上了班裡的頭把交椅。 在校園裡相遇時她還是那樣衝我靦腆一笑,喊一聲“笑天”。我也還是那個傻樣,心裡總是很滿足。後來高考結束了,我如願已嘗的考上了連做夢都想進入的那所大學,暑假便沉浸在無休止的歌舞昇平之中。期間聽同學說起過她,似乎是發揮得不理想,但具體考到哪裡去了我也不清楚。本想打個電話問一問,但因為沒有聯繫方式又覺得這樣很唐突,便沒有在打聽她的下落,只是在沒事翻畢業照時會不由的將視線停留在她身上,想起那靦腆的微笑和那一聲甜甜的“笑天”,心裡怪怪的,那大概就是失落的感覺吧。然後便會在無聊而空虛的晚上想起她,想起她在我心中的不多的一切,有時竟不只不覺發現天色已亮--我想,我是喜歡上她了。 經過了十幾天這樣的心神不寧的日子後,我決定給她打個電話,雖然不知道應該或者可以說些什麼。於是打到她一個好朋友那裡,先是胡亂寒暄一陣,接著感歎一下大家的去向,然後聲稱要做個通訊錄以便日後聯繫,邊開始向她詢問同學們的號碼,知道記下了十幾個不相干的電話,才若無其事地問到薛?,心裡怦怦亂跳。待到那邊報出一串數字,我小心翼翼地記錄下來,終於忍住心癢神馳,故作鎮定地繼續問了幾個同學便草草地掛掉了電話,長舒一口氣,彷彿得道升天。 當天的整個下午都在興奮的琢磨電話裡該和她說些什麼,準備了許多話題以確保不冷場,而出呼意料的是那天晚上她竟然先給我打了電話過來!她聽同學說我考上了A校,說是祝賀一下,而我在得知錄取她的B校也在北京時簡直興奮的要叫出來--但因為那所學校對她來說畢竟很不理想,才忍住內心的狂喜安慰了兩句,雖然事後想想當時說的沒一句不是適得其反,語無倫次,但她卻好像很感激,還說真高興我們以後又能在同一個城市讀書和生活了,我先前想好的話題早忘的一乾二淨,聊了不一會邊悻悻地放下了電話。 之後就憧憬開學,成天胡思亂想---幻想著我和她的大學生活。 因為高中時沒怎麼接觸過女生,我當時在這方面思想還特別封建,總覺得無緣無故給女孩打電話閒扯就等於說我喜歡你,所以暑假後來的日子沒在給她打過電話,怕太露骨,怕壞了事。 暑假快結束時她約我一道去北京---這個在她看來不知道意味著什麼,反正在我眼裡是不能再明顯的舉動,令我的最後一道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 在火車上我們聊了許多---不同眼裡的同一個屋簷下的高中生活,各自兒時的長長短短,眼前的大學,理想,不久的將來,未來的未來……一個幾乎沒怎麼接觸過的女孩竟一夜間讓我覺得像是個老朋友,為此在心裡暗暗慶幸我倆的緣分,痛感相識恨晚。 到了北京,得知我們的學校相距十分遙遠,坐車都得一個小時,於是經常見面的可能性被排除了。我便給他寫信---她喜歡寫東西,更喜歡用文字交流,而我腦子反映比較慢,所以動筆也就比動嘴來的省力些---一封接一封,只要她一回信我當天就又是一封寄過去,從頻率和氣勢上看像是在寫情書,但其實內容無比空洞,正經或者說健康,都是寫跟愛情毫無關係的記敘文和雜文,主要分為“A校方面之我見”(我所在的A校正是她夢寐以求的地方,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她的心靈家園),“我的奮鬥”以及“追憶似水年華”三大類。 在我們的信件中,她的口吻讓我確信我們已經逾越了好朋友的關係,而從內容上看則更毫無疑問地可以將彼此稱為知己。但畢竟沒有說破任何事情,而且一直沒有機會見面,所以我的心總是懸著,老是猜測她到底是不是那個意思或者在多大程度上有那個意思。 大學裡半個學期的所見所聞,令我震驚於同胞們死纏亂打時的足智多謀,越發擔心她在那邊經不住誘惑。自己也因為這個整天心不在焉,往往書翻過去十幾頁才意識到腦子在原地沒動,於是找到遐想開始的地方從新來過,但不多會又陷入了新的遐想。 雖然我的專業允許自己有一定程度上的懈怠而不至立即遭受惡果,但惟恐長期這樣下去貽誤了前程,於是萌發了表白的衝動並日益強烈。 隨著關係的密切---起碼是精神上的---聯繫方式從寫信轉為打電話,這個質變使得半個學期沒有見過面的我們有了一點尚且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的感覺。她的聲音對我來說無比安慰--那種少有的甜美的音色是我對她保有的不多記憶的重要組成部分。 通話的頻率從一週一次很快變成兩三天一次。雖然在正常情況下我是連想也不敢想像,自己能這麼頻繁地給一個女生打電話並且把嚴重雷同的內容說了無數遍還不覺得無聊,乏味,害臊以及噁心的,但誰讓一位哲人說的對呢---戀愛中的人都是瘋子,對待他們只能用皮鞭抽---我只能用拳頭砸。 這種沒出息的樣子一直持續到年底,一學期下來認真反省一下發現沒有任何收穫。眼見快要期末考試了,把空虛和平庸的日子數落一翻後在也不能忍受這種心神不寧的頹廢和愛情角色模稜兩可的不甘一起將我的理智喚醒---無論如何得把這個事情搞清楚,成與不成都不能在這樣拖下去了。 於是我寫了一封表白信,意思大概是:我一直很喜歡你,不知道你對我是什麼看法,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如果不願意也沒關係,我不會讓你尷尬,也不會怪你,以後不要再聯繫就是了。 我就為闡釋這麼點意思,我竟用了近兩千字,真不理解當時是怎麼想的。 關於表白,曾聽過一種經典說法:有些話,要麼不必說,要麼不該說。現在一想起來就抑制不住對作者的敬佩之情,惟獨遺憾的是自己那些話屬於不該說的。 被拒絕的的風險當然在我的考慮範疇之內,雖然心痛但總算坦然了---其實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但讓人不能接受的是她竟然選擇了全世界最濫,最不厚道的理由拒絕我這麼坦誠而又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她說,我沒有哥哥,其實一直以來在心底都是把你當哥哥看待的! 之後我給自己留了一個禮拜時間徹底走出這個陰影。期間順便思考以她那小半年的表現來看她有什麼理由不喜歡我不願意和我在一起---人們有一種將自己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慣性,就是說某種遭遇對一個感情細膩的人的似乎就應該是呼天搶地,心如刀割並綿延不斷的,然後這事兒果真發生了,於是理直氣壯地將自己扔進這個悲痛欲絕的狀態,盡情難過。本來差不多就行了,但堅信鬧得還不夠勁,壓根就沒想走出來,所以顯得十分脆弱甚至以此為榮,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來關注他,同情他,安慰他。於是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搞得要死要活的---我之所以能在一星期內迅速擺脫這件事情給我帶來的煩惱,就是因為我深知男人在受傷後沒出息表現的發生機制並頭腦清醒一直堅定地貫徹了正確的思路。 從此薛?這個人對我來說就不存在了。儘管我還是沒有想明白她拒絕我的真正原因,因為實在難以因為她對我沒意思這麼滑稽而又無可辯駁的理論來敷衍自己。總之我不在為這個事情納悶了。 大學放假沒有作業,過年回家傻吃傻睡傻玩。非常痛快。年三十夜裡接到她的電話,祝我新年快樂。我先是一驚,心想還來騷擾我!隨之立刻冷靜下來,按照成人世界的路數寒暄起來。兩人都裝得沒事人似的,說著說著自己到彷彿真的挺愉快,這時人們突然開始瘋狂地放鞭炮。我們聽不見彼此的聲音,只隱約感到她那邊道了聲晚安就就掛斷了。 開學後也沒有見過面。 大二時我買了手機,不知她從誰那打聽到我的號碼,偶爾給我發發短信,我也有一句沒一句的回復,再也沒有了想要主動聊點什麼的衝動。 轉眼,大學的第二個暑假又來到了,一次晚上睡不著覺上QQ時碰見她,她叫了我半天我才發現自己忘了隱身這才很不情願的應了聲。 她問我是不是一直在恨她。我心想也太低估我的境界了。誰還在乎你,但卻回答說沒有啊,幹嗎恨你?她說那你為什麼老不理我? 我說誰不理你了,你每次發短信我不都回了嗎?她說可你每次都是兩三個字,連一句完整的話也懶得說,而且在也不像以前那樣說心理話了。我沉默,心想你這不是廢話嗎? 這死寂大約持續了一分多種。然後她說笑天,這學期我有男朋友了。我心裡咯登一下,問是你們學校的?她說是。我說什麼時候開始的?她說從大一開始就在追我了。我沉默。她說她對我很好,但一點也不理解我,不像你那樣知道我什麼時候開心,什麼時候,想要什麼,討厭什麼…… 我說那你為什麼還跟他好?她說答應他之前也不瞭解的,但他一直那麼堅定地追我。我心想自己當時那麼急於表白還不就是怕這個--女生一旦面對男生的狂轟濫炸就迷失自我,如果那小子在有點情趣更是連本我和超我都忘的一乾二淨--心裡頓時怒火中燒,但還是平靜地問,那你為啥到這學期才跟他好?還裝作有點替那小子打抱不平以示幸災樂禍。 她說笑天你真傻,你知道後來我們宿舍人問我,要是你當初再堅持一下會怎樣時我怎麼回答的嗎?我只有哭。 我無言。 過了一會她的頭像滅了,我就下線了。 後來再也沒有見過她也沒收到她的短信。當年的除夕夜又接到她的電話,說是新年的祝福,卻漸漸聽到那邊抽泣起來,最後又同樣被淹沒在一片陣天的鞭炮聲中。 直到現在也不曉得她變成了什麼樣子,和誰在一起,是否還保有那份多愁善感的心。還算清晰的只剩那個聲音很甜,一發言就臉紅的小姑娘---那迎面而來的靦腆一笑---那個讓我心裡總是很滿足的女孩,那個似乎跟我很有緣的薛?,就這麼定格在記憶中了。 文章來源:喬巴 |郭燦金:獨持偏見 | 楊心遠的BLOG |健康相伴——部落格 | 七朵蓮花盛開 |李光斗品牌部落格 | Navrot's Brigade |遊遍雲南 | 《淑媛》雜誌 |凌嵐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籃球是一項技術綜合性較強的運動項目,投籃得分的多少,決定著比賽的勝負。那麼,如何創造更多的得分機會,提高投籃的命中率,下面是在教學和訓練中的一些方法:   一、加強規範化投籃動作的練習。投籃的動作有單手和雙手,不論採用哪種方式,都要嚴格地按規範化動作去做。培養和掌握投籃時的肌肉感覺是優先於一切的先決條件,這就應加大規範化投籃動作的練習,最終達到動力定型。   二、提高身體的訓練程度。身體訓練程度是完成各種技術動作的基礎,對投籃命中率有明顯的影響。如身體訓練較差的隊員,運動量增大時,命中率就明顯下降。因此,應把投籃與身體訓練結合起來,在一定強度下限時限數投籃訓練,以便在緊張激烈的比賽中,有足夠的體力保證投籃命中率的穩定和提高。   三、選擇良好的投籃時機、果斷出手。良好的投籃時機,是提高投籃命中率的關鍵,一次好的得分機會是靠個人和全隊配合來創造的,要善於捕捉投籃的時機。投籃者要觀察防守隊員的重心、位置、防距,一旦防守者失掉了正常的防位,不能干擾投籃時,或投籃者利用假動作誘使防守者失掉重心、位置和防距時,投籃者創造了投籃機會,果斷出手。利用全隊戰術創造出來的機會或利用攻防雙方出現暫時的時間差和空間差立即投籃。   四、要有強烈的投籃慾望和自信心。強烈的投籃慾望和自信心是提高投籃命中率的前提,對投籃起著重要作用。在教學中要使投籃者得以全面鍛煉,掌握各種投籃技巧,發揮他們的主觀能動性。在平時應對學生多一些關心、幫助,多一些鼓勵和表揚,培養投籃者的自信心。   五、加強全身協調性和出手動作穩定性的訓練。比賽中,常看到有些投籃者,在突然受到外力作用失去身體平衡時,仍能將球投進,這說明投籃者身體協調性好,在球出手的瞬間,身體和手是相對穩定的,投籃者的時空感強、手感好、自信心強,使整個投籃動作力量均勻、柔和,動作自然、連貫、流暢。   六、選擇合適的投籃出手角度和球的飛行路線。據科學和實踐證明,球的出手角度影響著球的飛行路線,球的飛行路線一般有低弧線、中弧線和高弧線三種,一般以中弧線為最佳。但由於投籃距離的遠近,隊員身材的高矮和彈跳素質的不同,因而在投籃時,球的飛行路線也就有所不同,在訓練中要根據實際情況來定。同時,穩定的心理因素也是至關重要的,學會自我調節和自我心理暗示,不要受裁判、場地、觀眾、氣氛和比分的影響,採取合理、果斷的行動進行投籃。   單手原地投籃   單手原地投籃,特別是對青少年來說,是一種基本投籃方式。我們以右手投籃為例:   雙手持球置於與眼睛同高的位置,稍便向右側,右腳比左腳稍靠前,雙膝微屈,將球上舉,右手手腕後伸,使球體大部分重量落在右手,左手從左側輕輕扶住球體,腳前掌發力,提起腳跟,伸直雙膝,伸右臂將球投出(參考關於投籃) 投籃從手腕向後彎曲開始,進而向上、向前,指尖是最後離開球體的部位。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對普通百姓來說,如果出現了發燒症狀該怎麼辦?盧聯合告訴《生命時報》記者,第一種情況,沒有到過疫區,未與疑似或確診病例有過接觸史的人,如果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如果僅是嗓子疼,有點發燒,或者發熱但很快退燒,一般來說是普通感冒,可以不去醫院,只要多喝水,在家注意休息即可。   第二種情況,到過疫區,和疑似病人坐過同一趟車或航班,或是來自同一地區,哪怕只有一點發燒,或者渾身不舒服,都應該及時去醫院就醫,同時向醫生說明有過這樣的經歷。另外,這部分人要多留意媒體發佈的疫情信息,以及乘坐過的航班是否出現病例等信息。   第三種情況,如果發燒39度以上,咳嗽較重,有憋氣的感覺,明顯嗓子疼,並持續高燒,伴有嚴重腹瀉等症狀,也需考慮就近到醫院就醫。   對後兩類人來說,如果突然出現高熱,應採取以下步驟就醫。   第一步,不要在家呆著,應該戴上口罩,盡快去有發熱門診的醫院就醫;   第二步,不要乘坐公交車或者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最好乘坐出租汽車,下車時索要發票;   第三步,就近選擇一家醫院,不要捨近求遠;   第四步,直接到發熱門診就診,而不要到普通門診或者急診;   第五步,到了發熱門診,需要向醫生匯報的幾個信息:是否到過疫區,近期有無接觸外籍人士,周圍有沒有人出現這種症狀,是否很多人發病,是否與疑似病人共同生活過以及共同乘坐過交通工具,家人是否接觸過外籍人士,家人是否有發熱的情況,是一發熱就來就診了還是自己用過藥物等。   第六步,經過醫生詢問,如果排除了疑似可能,就沒有必要擔心,因為很多病毒都會造成發熱表現,一般會歸到呼吸道傳染病或者普通流感。如果是普通流感,應該多喝水,多注意休息,或在醫院注射抗生素。如果患上的是普通的上呼吸道病毒感染,一般情況下都不需要治療,如果體溫高,不妨進行一些退熱處理,或者檢查一下血常規、血象等。   第七步,只要接觸過疑似或確診病例的人,出現體溫升高(一般為37.5度以上),以及渾身不舒服、嗓子疼、嗓子發紅等症狀,一般需要轉移到當地指定的傳染病定點醫院進行隔離,醫生會使用快速檢測試劑進行血清檢測。只要及時進行早期治療,多數可以恢復。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就文學改編電影來看,《周漁的火車》屬於「鬆散」的改編。北村的原著「周漁的喊叫」本是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的故事,電影改成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鞏俐飾演在花瓶上作畫的描窯技工周漁,先是愛上一個靦腆的詩人(梁家輝),不顧勞頓,周周搭火車去看他,瘋狂做愛,更為他的詩集出版煞費苦心;但也在火車上遇見玩世不恭的獸醫(趙紅雷),他實際世故又死纏爛打,和詩人截然不同。 詩人用「仙湖」、「青瓷」來比擬周漁,但一如影片題名,火車更像是她拉長的身影,連接著兩個遙遠的地方,也連接著周漁對愛情的夢想。即使詩人走了,周漁仍然繼續趕火車,沉溺在火車行進的節奏與到站的期待裡。獸醫只能陪她到車站,上了車就只有毀了她的夢。 從通俗但傾向寫實的「心香」、「漂亮媽媽」到浪漫詩意、甚至不時湧現超現實筆觸的《周漁的火車》,導演孫周的變化可謂劇烈。但本片為鞏俐量身打造的企圖更加明顯,否則也不需大費周章地變更原著主人翁了。而鞏俐也確實展現了迥異以往在張藝謀、陳凱歌電影老是與舊中國劃上等號的形象,改以卷髮、花裙和纖細的身形,詮釋了為愛固執的周漁,以及一個像是帶領觀眾尋訪周漁愛情腳步的神秘女子。 火車的意象,在本片運用精彩。譬如靈巧地透過不同風景的剪接,就交代了周漁與詩人分別搭上前往對方城鎮的火車而彼此錯過。更醒目的則是兩人在大床上翻雲覆雨時,與窗外火車迭映在一塊的景象。火車來來去去,也讓時光有前進、倒流的各種可能,本片在這裡突然出現了類似《花樣年華》張曼玉穿著不同款式旗袍去買面而帶出時間感的富麗情調。不曉得是否我眼花了,電影最後的演職員表,我確實看到了剪接張叔平、配樂默林茂這兩個屬於《花樣年華》的名字! 導演孫周在一篇訪談裡提過這部電影是一個女人為了一個男人奔忙,然後兩個,最後,為了她自己。這樣的主題與手法,在大陸影壇似乎還不多見。可惜這部影片的尾巴顯得有些狗尾續貂,如果再多一些《巴黎野玫瑰》的炙熱或《花樣年華》的曖昧,周漁會是個更獨特的女人。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